抱歉!您的浏览器不支持flash,点击获取flash插件
首页
 >> 文化业务 >> 文化艺术 >> 文艺动态
婉约之音,曼妙绝伦——《秋帆乐话,如是我闻》第61期[图]
信息来源:宁波文化网 作者:贺秋帆/文 肖琼/摄 发布日期:2017-07-24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 色彩调节:

  7月23日下午,天一音乐馆迎来《秋帆乐话,如是我闻》第61期,贺老师这次的话题是犹太小提琴家埃尔曼逝世50周年专场。讲座从近现代的小提琴大家何以大半是犹太人这个命题说起。据贺老师的观点,犹太人(尤其是东欧地区)的小提琴传统可以追溯到18世纪,人口基数雄厚的哈西德教派(哈西迪派)主张让底层大众参加到以音乐歌舞为载体的宗教活动里来,小提琴直诉心灵,也比钢琴、管风琴等更显平民化,所以得到了推广。

  

  这次沙龙的另一个参照系是历史上的小提琴各大学派,贺老师为了让大家领会埃尔曼的历史坐标,特对意大利学派、法比学派、德国学派、俄(苏)学派的历史地位做了简介,而埃尔曼(1891-1967)则是属于俄系奥尔一派里一员,对这一学派的提升做出过贡献。埃尔曼生于基辅附近的塔尔诺,祖父是乡村小提琴师,父亲扫罗为希伯来语教师,在儿子四岁时给了他一把琴。6岁时,埃尔曼得奥拉金娃公爵夫人资助,入奥德萨帝国音乐学校师从奥尔学生费德尔曼。8岁时被引荐给奥尔,奥提出自己来带。父子俩靠沿路卖艺得来的400卢布到彼得堡,因为扫罗是犹太人,不得不靠奥尔向内政部长求情,才获准进城歇脚,也正是因为家中财力有限,所以埃尔曼后来很快选择放弃了学业而出走江湖。

  埃尔曼的音色来自天赋,并丰富完善了奥尔的体系,海菲兹早期录音里的曼妙音色,容易令人想到埃尔曼,本期沙龙,贺老师特地让大家聆听了埃尔曼和海菲兹录于1917年的舒伯特《圣母颂》,类似的音色可见出埃尔曼对奥尔弟子的影响力。遗憾的是,埃尔曼的父亲急于让他出名,1905年,当他在柏林的一场擂台演出里击败费伦茨-韦切伊(1893-1935)后,就结束了正规学习开始走江湖,忽视了新世纪对小提琴家的科班化要求,埋下日后衰落的隐患。1908-13年为其巅峰,在北美,他风头盖过克莱斯勒。

  

  埃尔曼在1930年前一直是柴可夫斯基协奏曲的代言人,本期沙龙一起聆听了1929年录音的柴小协首乐章,听此曲的同时,贺老师还把埃尔曼的一段话做了旁证,“就拿开始的经过句来说,它是协奏曲的引子,但这个引子后来不再出现,作者不过是用以营造气氛,但是拉得太机械,则制造不出他要的气氛,应该即兴式地演奏,完全即兴式的。”关于小提琴艺术,埃尔曼有如下见地,可供后人借鉴:

  “听上去怎样,是检验演出的试金石……千万别牺牲真正的情感……此前,估量艺术家的真功夫是看他拉慢乐章,今天已然没有慢乐章了,美不在于速度,不在于像机器那样拉琴……麦克风败坏了人们对音色的概念,我的经历不让我随波逐流,我还是恪守我的传统观念,搞艺术,需要从容不迫和凝神观照……谁能用绝对准确的音高拉一个乐句,谁就具备了头号的基本功!别忘了,小提琴是一件歌唱的乐器。”

  下期预告,时间8月6日,主题《布鲁克纳交响曲演绎的纯正范式——纪念德国指挥家约夫姆逝世30周年》。

(宁波市图书馆)

上一篇 下一篇
【返回顶部】 【我要纠错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